【纸牌屋092】无锡周氏

2014-02-28 纸牌屋

村口石碑上刻着西前头村村名

编者按:

 

这几日,一个叫周滨的神秘人物牵动着人们的神经,围绕着他的三只“白手套”谜一般地搅动着中石油那潭浑水。

他是谁?他何以有这般能力?

 

撰文/耙耳朵


当下中国最热门的男人,周滨无疑是其中之一。神秘,是笼罩在他身上最大的标签。

围绕着他的,是一个庞大而又隐秘的政商帝国,它从北京延及四川拓展到海外。而他的圈内朋友,有蒋洁敏、李崇禧郭永祥、冀文林等多名省部级员。

而今,朋友圈悉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先后落马,神秘的政商帝国和神秘的周滨逐渐面目清晰。

过往的这一切神秘,还得从周滨和他背后的家族说起。


周滨家族及朋友关系图


【一】

神秘的主人公周滨,今年42岁。有见过其人照片的媒体曾以“身材高大,眼睛细长”概括他的体貌特征。

媒体报道显示,周滨的身份证地址,是北京华亭嘉园。

但他的祖籍,则是江苏省无锡市。

无锡,有“小上海”之称。

离无锡市区东南方约12公里外,有一座人称“勾吴古都·梅里新城”的城镇——梅村。沿梅村正东方向出发,顺着金城东路行驶约7公里后,朝北拐入一条名叫锡山大道的柏油公路。然后顺道行驶2公里多一点,你就会在一个十字路口看到一块将近2米高、1.5米宽的褐色石头上,嵌着“西前头”三个被红色油漆染色的楷体大字。

这里,便是周滨祖籍老家。

西前头,是一个无锡市锡山区厚桥街道办事处新联行政村下辖的一个村,由西前头和丁家桥两个村民小组组成。

入村路口的一面墙上,这样介绍这个村庄:村子占地10.14公顷,已有500多年历史,全村大姓为周,据称都是北宋著名理学家周敦颐的后裔。

人称濂溪先生的周敦颐,为人清廉正直,平生酷爱莲花。其《爱莲说》中的佳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成千古绝唱,至今仍脍炙人口。

西前头村简介中也注明:后世子孙一直秉承“崇儒兴学、耕读传家”的理念,形成了尊师重道、勤奋好学的纯朴民风,为国家输送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

严格来说,神秘富豪周滨,并不算西前头村的人才。因为他并不在这里出生。但他的父亲周元根,则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2012年从领导人位置卸任。

公开报道显示,周滨出生于1972年1月。

这一年,他的父亲已远离故乡,在辽宁省“南大荒”辽河石油会战指挥部工作。那是一场从1970年开始的会战,并在这片原本荒芜的土地上,建成了国内第四大油田——辽河油田。

西前头村村民习源(化名)告诉我:“周滨是在东北出生,第一次见到时,周滨还很小。”习源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周滨和弟弟周涵回老家后,还在找别人挤奶吃。“那时候,元根虽然在油田工作,但家庭条件并不好,买奶粉都困难。”

而周滨的母亲,习源以前只知道姓王,外地人。后来,直至周滨的家族墓碑立起来后,他才得知周滨母亲名叫王淑华,已过世。

 

【二】

“他们家当时的条件,和周滨爷爷时期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和周元根同样大小的习源如是对我说。

习源告诉我说,周滨的爷爷名叫周义生,厚桥镇(现厚桥街道,下同)嵩山村人。因为长期到厚桥镇西前头村做农活,被西前头村民周阿学看中,并将女儿周秀金下嫁于周义生。这样,周义生就成了周阿学家的上门女婿。

“他们都是贫下中农家庭。”习源回忆说。习源的说法,得到了村民习晶(化名)的证实。

1942年12月的一天,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胜利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神州大地抗日战争进入关键时刻时,周秀金和周义生也诞下了他们的大儿子,并取名周元根,即周滨的父亲。

差不多是在1949年全国赢来解放的时候,7岁的周元根开始到厚桥小学学习,习源和他成为同班同学。

习源说,在上学的时候,周元根换了一个名字,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那个。

当周元根一天天长大时,他的家庭也多了两位至亲成员:二弟周元兴、三弟周元青。

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随着家庭成员增多更显拮据。

“他们家那时差不多是村里最贫困的。”习源说,因为家里贫困,兄弟三人的衣服,都是大的穿不了了,就让小的穿。

“但他的父母都特别能干,并且特别勤劳。”习源记忆犹新的是周义生的拿手绝活——钓黄鳝。习晶、习源回忆周义生的钓黄鳝技术,最后的评价是“全村很有名”。

习源说,周义生一般会帮助妻子做完农活后,便带上干粮、竹篓和钓黄鳝的工具出门。每次,他都会到附近方圆十多里的村子钓黄鳝,差不多装满一竹篓了,就在临近乡镇卖掉,啃点干粮后,又换条路钓回西前头村。这样出去一趟就可以钓回两竹篓,差不多十来斤黄鳝,可卖几元钱。“这比很多工作都挣钱。”

“他家兄弟三人能读书,全靠周义生这个拿手绝活。”习晶对我说,那时计划经济,而后又遭遇自然灾害,农民的收入很低,一般家里的劳动力都在干工分。但依靠周义生挣钱,周元根、周元青、周元兴三兄弟都到学校念书,这在当时十分难得。

虽然是同班同学,习源对于小学阶段的周元根实在没有什么太深刻的印象,更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能让他回忆起来。“他那时成绩一般,比我稍微好一点,只能算中上水平,并不突出。”

习源说,两家虽然隔得近,但相互都忙于农活,几乎很少一起玩。习源记得,即便一起玩,都是玩割猪草,再无其他的游戏。

习晶家在周元根家2、300米开外,他们同在一个学校,年龄相差一岁,彼时因为是亲戚关系还常有往来。他印象中,周元根的话很少,几乎不与村里的小朋友玩耍。但是比较勤快,放学回家后总是在帮母亲干农活。

和习源有较大分歧的是,习晶觉得那时候周元根还是比较聪明的,因为周元根家里的奖状比较多。

在厚桥小学历经6年的学习后,1955年,13岁的周元根考入荡口镇(现无锡市鹅湖镇)学海中学。几年后,他的两个弟弟周元青、周元兴也相继进入中学学习。

 

荡口中学,周滨父亲的初中生活在此度过


【三】

学海中学创建于1938年,前身是鹅湖中学,属私立学校,1956年转为公办,并更名为荡口中学(现已更名为鹅湖中学)。

习源说,他小学毕业后,考入了无锡市另外一所初中,由此和周元根分隔两地。但由于是同村读书人,放假回家都会有打招呼。

他回忆说,在进入初中后,周元根的学习成绩开始飞速提升,并成为学校名人。他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儿,发生在周元根初三毕业时。

习源说,由于当年周元根初中毕业时,荡口中学还没有设立高中部。是年,苏州省重点中学苏州高级中学(现苏州中学)在荡口中学有2个保送生名额,但周元根并未能抢得其中之一。但幸运的是,苏州中学后来又增加了一个保送生名额,这时,周元根得到班主任老师朱梦舟(音)的大力推荐,并成功获得保送资格,进入有近千年建校历史的苏州中学学习。

虽然对周元根在校期间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但因相邻不远,习源记得那时周元根就特别懂礼貌。“他每次寒暑假从学校回来,都会到娘舅家去问好,离家返校时,又会去给舅舅们道别。”

1958年的秋天,怀着对名校的向往和敬畏,周元根从江南小村进入了苏州城,跨进了当时苏州高级中学的大门。

而这年6月10日《中共中央关于成立财经、政法、外事、科学、文教各小组的通知》决定成立政法小组,这些小组是党中央的,直隶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向它们直接做报告。大政方针在政治局,具体部署在书记处。从1958年开始,县以上各级党委都成立了政法小组,政法小组不仅“协调”公、检、法的关系,而且逐渐形成了重大案件要由党委审批的习惯。

进入苏州中学后,周元根被分到1961届高中(2)班。根据苏州中学官网资料介绍,置身在浓厚学习氛围中的周元根,对数学和化学尤为感兴趣,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他在班里先后担任了班长和团支书等职务,在思想认识方面对自己严格要求,对身边的同学坦诚相待,对学校的号召积极响应,为班集体和小组的建设尽心竭力,是当年苏州中学学生群中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优秀学生干部。

与周滨父亲不同的是,他的两个叔叔周元青、周元兴的求学之路,在初中毕业后并未继续求学,而是回到老家务农。

 

【四】

进入苏州中学后,学习成绩优异的周元根,在“大跃进”年代,政治觉悟也有很大提升。1960年5月2日,任高二(2)班生产委员的周元根写下的一篇工作日志可窥端倪:

在昨天的纪念会上,给我们小组发了奖状,首先这是我们小组的光荣,也是我们班级的光荣,尽管我们做的还很不够。我在这里要指出的,有个别同学抱着轻视的看法对待这奖状,这是莫大的不正确。校行政发给我们奖状,包含两个意义,一个是表扬先进,另一个是鼓励我们继续前进,因此我们应该看前一点,但也不能忽视后一点,如果不这样,那是片面的错误的看法。

对于有条件表扬的来说骄傲,放松今后;对于条件还不够成熟的来说,将打消自己的积极性(当然这是个别的,但也不能不注意),所以我个人认为在我们小组里应弥补过去的不足,发扬过去好的地方,处处的严格要求自己,坚持政治挂帅,在这次做共产主义好学生的运动中,和别的小组比一比,看看哪个小组障碍暴露的彻底。

大家要注意的是这一阶段是做一个共产主义好学生的关键问题,如果你扫得尽,那末在你今后的道路上将走得快,如果怕把自己的问题提出来,那就是在你的头脑中存在坏思想,这将在你今后的道路上有许多障碍,那就会像蜗牛走得一样的慢,甚至于走到和我们大家的相反的道路上去。所以对于一个个人主义比较严重的人来讲,那尤其的要暴露自己的思想,但这也一定会比一般的同学来得困难,但我们必须打破重重困难,消除许多的顾虑,把自己的思想大谈并特谈,只有这样才能使人们更快的进步。而对于其他人来讲必须抱着诚恳诚意帮助的态度,对待任何人来讲要做到又要严格,又要友好的态度(这里的严格并不是挑剔人家,这里的友好并不是见面一笑,应是同志式的严格和友好)。

最后我要指出的是我们生活的集体中,对于生活在一个集体中的人来讲,应得到大家的支持,但也要发挥协作精神,要把自己的长处介绍给人家,也要吸取人家的长处来弥补自己的短处。如别组学习成绩提高很快,应去取经,只有这样才能互相推动,互相促进,使整个小组、班级在各方面大大提高。我希望小组长在工作上要全面的抓,任何一方面也不能放松。当然这是相对的,并不是指绝对的。

1961年的高考季落幕,周元根没有辜负父亲的辛劳供养,考入全国重点高校北京石油学院(现中国石油大学),这是我国第一所石油高等学府。成立于1953年的北京石油学院,是当时北京著名的八大学院之一。

设立这所院校,是因为当时国民经济建设急需石油资源,石油工业发展急需专业人才。在这种形势下,以清华大学石油工程系为基础,汇聚北京大学、天津大学、大连工学院等著名高校的相关师资力量和办学条件,组建成立北京石油学院,隶属燃料工业部。

习源说,元根是西前头村早年为数不多的几个大学生,而后的发展更是惊人,官越做越大。

 

西前头村村口这幢具有江南特色的楼房,便是周滨家在老家的房产


【五】

看到老同学大权渐握,习源的心里起初是高兴的他认为,这样家乡的发展可能会得到更大的支持。他说,他去其他地方时,别人就会说:“你们是某某某领导人的家乡,发展很好吧?”

但最终他还是失望了,厚桥这些年,虽也有发展,但并没习源想象那么好。在他看来,原本在改革开放前工业基础就比较好的厚桥,这些年来,已被临近的梅村、荡口、安镇赶超。“老同学对家乡的感情不是很强。”

习晶也有习源同样的感受,他说,如果真要照顾家乡发展,他(周元根)在石油部任职的时候,就可以了,但这么多年来,他对家乡的感情一直没变,不是很照顾家乡。

习源说,改革开放这些年来,村里面虽然没得到照顾,但村民们的条件也慢慢好起来了。“但元根的亲属们,当然变得更好。”

周滨的老家,在西前头村特别容易找到。村民习晶(化名)在引导时说,这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首先是房屋比较特别,他们家的房屋虽然只有170平方米左右,但一楼一底的建筑是典型江南民居白墙、灰瓦风格,这在村里显得比较另类;

同时,他老家院子里,有两棵腰围直径70厘米左右的香樟树,其他村民家里是没有的;

最后是,他家在村口就能看到,只要一问村民,立即就能找到。

但是,习晶和习源却很少能看到周滨父子的身影。习晶最近一次见到周滨的父亲,是在去年4月底,在周元兴的家里。

那天,在很多便衣警察的保护下,周滨的父亲微笑着和上百名乡邻握手。“和村民小聚的整个过程中,他只是微笑,但没说一句话。”得到接见的习晶对我说,他也从其他人处听说,周滨的父亲曾感慨说:“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看望大家了。”

我从习源和习晶处了解到,周元兴初中毕业后,就回家种地,和妻子育有一子,一辈子在家务农,并于今年2月10日因癌症去世。周元兴的楼房,紧靠周滨的老家。“内部装修没有周滨家的奢华。”曾到这两个家庭去过的习晶如是告诉我。

习晶和习源说,虽然周元兴在家务农,但他家里的轿车比较好,据说价值近百万元。同时,两人还说,周元青家也有与周元兴家价值相当的好车。但他们并不认识车的品牌和型号。

据他们介绍,周元青在中学毕业后,先是到西前头村生产队任会计,后来担任大队长,而后又到国土部门任职,退休后长期居住在无锡,逢周末才回村里。周元青的妻子,叫周玲英,两人育有一子名叫周峰。

“在老家的元青和元兴,和乡邻们还是和和气气的,也没有因为别人家穷就瞧不起。”习源说,但村民和他们的往来很少,他们也很少和村民往来。

但周元青的媳妇周玲英是个例外。他想了好一阵,才以“目中无人、嚣张跋扈”进行评价,但他不愿对此进行过多解释,他只是说“周玲英的事情网上都有报道”。

而周玲英,恰巧和北京宏汉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同名。同时,之前相关报道指出,中石油旗下的四川华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四川邛崃市鸿丰钾矿肥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构成中难避国资流失嫌疑,而一名叫做周峰的自然人被认为是幕后的最大受益者。最关键的是,周玲英只是代周峰持股。

在西前头村生活了这么多年,习源和习晶感受到了一个显著的变化,以往每天都有几部不同的轿车到周元兴家里拜访,习晶说,他从别人那里得到的说法是,前来拜访元兴的基本是官员或商人。

但过去3个月,持续多年的拜访车辆突然消失。周滨老家四周的墙上,也被装上多个视频监控设备。

 

 

温馨提示: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张牌是谁。纸牌屋(微信号:zhipaiwu)正式上线。

这是一个关于人物的新媒体产品,除了我们自己的团队,我们还拥有当下最优秀的一批独立撰稿人、资深人物记者以及业界、学界精英作为纸牌屋的作者。

我们可能不会记录所有的热点人物,但我们会为读者奉上有角度、有深度、有态度的原创人物报道和人物述评。

感谢您的关注,更希望您别客气,直接微信告知您的批评和建议,也希望您能推荐感兴趣的人物。

这是一个互动的平台,没有你们,就没有未来。

zhipaiwu2014@126.com是我们的邮箱,我们正欲搜寻佳作“那些在生命中影响过我的人”,欢迎赐稿。

纸牌屋APP内测版也即将上线,敬请关注。

 

回复数字,即可取阅更多: 

【纸牌屋001】青年王沪宁  回复001

【纸牌屋002】109岁周有光:今天的青年还是有希望的  回复002

【纸牌屋003】周有光和李泽厚的对话  回复003

【纸牌屋004】王沪宁24年前的反腐著作 回复004

【纸牌屋005】文革道歉群体:忏悔者的春天到了?  回复005

【纸牌屋006】无家可归的娜拉(上)  回复006

【纸牌屋006】无家可归的娜拉(下)  回复006

【纸牌屋007】举报第三季,李亚鹏自有看法 回复007

【纸牌屋008】在美国“庆丰包子铺”偷听奥巴马说话的人 回复008

【纸牌屋009】资中筠老先生说,中国不能靠官员消费  回复009

【纸牌屋010】微博萧瑟,开复安好  回复010

【纸牌屋011】优雅低调的法兰西玫瑰们  回复011

【纸牌屋012】白头山血统的疑心病  回复012

【纸牌屋013】夏志清:批评家的自觉  回复013

【纸牌屋014】“继绳春秋”专栏:叶选平谈广东改革开放  回复014

【纸牌屋015】王长江谈上海深化改革:老百姓可以有更多的期待  回复015

【纸牌屋016】“继绳春秋”专栏:跨越十二年两访任仲夷  回复016

【纸牌屋017】对话龙应台:民主和爱一样,就在屎尿中  回复017

【纸牌屋018】蔡主席的屁股  回复018

【纸牌屋019】李书磊:从北大神童到中共文胆  回复019

【纸牌屋020】春晚相声衰败史  回复020

【纸牌屋021】复旦政治学“三老”漫谈政改  回复021

【纸牌屋022】你真的那么在乎崔健吗?  回复022

【纸牌屋023】江平:青年人要懂得法治比人治重要得多  回复023

【纸牌屋024】格拉斯封笔:他做到了一辈子对自己真诚  回复024

【纸牌屋025】茅于轼:为富人说话,替穷人办事 回复025

【纸牌屋026】李娜语录:我打球不是为国家  回复026

【纸牌屋027】从天才到皈依者  回复027

【纸牌屋028】“让人难堪”的中国摄影师们  回复028

【纸牌屋029】如果奥朗德在中国  回复029

【纸牌屋030】H7N9死亡医生张晓东 回复030

【纸牌屋031】布热津斯基:我不认为中国在美日间故意挑拨  回复031

【纸牌屋032】江苏首富朱兴良与季建业不得不说的关系  回复032

【纸牌屋033】外媒:郭敬明暴露了中国人多能花钱  回复033

【纸牌屋034】复旦教授:力挺李娜继续“冷脸” 回复034

【纸牌屋035】冯导,醒醒,春晚结束了  回复035

【纸牌屋036】从奥朗德看官员偷情:国外谈情,国内谈钱权?  回复036

【纸牌屋037】斯诺登,诺奖只是南柯一梦? 回复037

【纸牌屋038】林语堂:鲁迅不怕死,何为以死悼之? 回复038

【纸牌屋039】“爸比”张艺谋 回复039

【纸牌屋040】“南派猴王”六龄童90岁仙逝  回复040

【纸牌屋041】记者刘虎 回复041

【纸牌屋042】伍迪·艾伦的天才与魔鬼  回复042

【纸牌屋043】韩国人眼中的金正恩  回复043

【纸牌屋044】鲁迅:章太炎先生二三事  回复044

【纸牌屋045】午马病逝,细数时代的配角  回复045

【纸牌屋046】邓飞:公益原动力来自一个父亲的悲悯之心  回复046

【纸牌屋047】春晚为什么选择了《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  回复047

【纸牌屋048】上海两名救火牺牲消防员最后的春节  回复048

【纸牌屋049】洪文达与汪道涵的往事  回复049

【纸牌屋050】“复活”章子怡 回复050

【纸牌屋051】斯大林与普京,两代强人在索契的聚首  回复051

【纸牌屋052】白宫“铁哥们”73岁高龄出使中国  回复052

【纸牌屋053】厂长马胜利:改革中的生与死  回复053

【纸牌屋054】邓紫棋,差不多是时候了  回复054

【纸牌屋055】大V真的衰落了吗?  回复055

【纸牌屋056】2月寒流:F.S.霍夫曼之死和LGBT运动关键时刻 回复056

【纸牌屋057】朱厚泽这本书 回复057

【纸牌屋057】朱厚泽“三宽”访谈:整个空气、环境可宽松点  回复057

【纸牌屋057】朱厚泽:不能因改革开放遇新情况就关死总闸  回复057

【纸牌屋057】朱厚泽言论摘录 回复057

【纸牌屋058】秀兰•邓波儿:天使来过这世界  回复058

【纸牌屋059】罗伯特·达尔是谁?  回复059

【纸牌屋060】红色后代在广东 回复060

【纸牌屋061】谁将出任中央改革办主任  回复061

【纸牌屋062】恩格斯论婚姻、性爱与卖淫  回复062

【纸牌屋063】情人节始祖:圣瓦伦汀是谁?  回复063

【纸牌屋064】王石兜圈子 回复064

【纸牌屋065】从“七君子案”看国民政府新闻自由尺度  回复065

【纸牌屋066】《纸牌屋》第二季:暗黑情人节  回复066

【纸牌屋067】王朔:真正的“精神大V”?  回复067

【纸牌屋068】《苦难辉煌》,怎样的“通俗史学”?  回复068

【纸牌屋069】华语片“擒熊”,盘点“墙里开花墙外香”的电影人  回复069

【纸牌屋070】“荷赛”,关心的始终是人  回复070

【纸牌屋071】柴静的是与非 回复071

【纸牌屋072】四个利物浦人如何拯救了美国流行音乐  回复072

【纸牌屋073】人们还记得薛飞 回复073

【纸牌屋074】周洋这一年 回复074

【纸牌屋075】秘书老虎 回复075

【纸牌屋076】1980年,邓小平对领导干部提出了什么要求?  回复076

【纸牌屋077】小平爷爷,自您走后  回复077

【纸牌屋078】继绳春秋:珠三角之父梁灵光的广东观点  回复078

【纸牌屋079】四川“黑老大”刘汉  回复079

【纸牌屋080】“被赶出家门”的亚努科维奇  回复080

【纸牌屋081】路学长:温情中的冷静  回复081

【纸牌屋082】“去国者”安贤洙们  回复082

【纸牌屋083】挪威杀人狂魔布雷维克的“抗议”  回复083

【纸牌屋084】季莫申科:那个女人又回来了  回复084

【纸牌屋085】《Up》系列导演迈克尔·阿普泰:成长即丧失  回复085

【纸牌屋086】从连胜文细数台湾的“官二代”  回复086

【纸牌屋087】列宁之于乌克兰:他所想到的以及没有想到的  回复087

【纸牌屋088】马云:当“搅局者”遇到大麻烦  回复088

【纸牌屋089】比尔·盖茨:时间都去哪儿了  回复089

【纸牌屋090】“病人”张悟本  回复090

【纸牌屋091】“世界首善”扎克伯格  回复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