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为自己代言的C公子“巨没有品”?

2014-06-11 金融八卦女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网络上开始流行各种“青年榜样”的故事,就流行和花哨的程度来讲,“我为自己代言的C公子”,算是其中的翘楚。而自从JMYP上市后,作为上市公司CEO的C公子更加得意,愈发各种大谈创业经验标榜自己的成功。但看着网络上、朋友圈里大家乐此不疲的分享和转发,我实在觉得有些荒谬:作为个性,高调张扬无所谓对错,但作为一个事实,大家都被忽悠了。作为知情人,我来跟大家揭揭底,聊聊C公子所说的那些精彩的创业经历到底是咋回事吧。我并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好热闹,但我相信一个准则:做事,先做人。


和C公子产生交集,可以说是工作原因,我是做VC的,或许运气不错,过去11年中也有做过一些不错的case,当然,这不是本文的重点。C公子托人找到的我时候他准备创业,中间人面子比较大,所以大家便一起聊了聊。见面后,这位公子坐下来第一句话就是“我不是第一次创业成功了”。好家伙,给我来个先声夺人。不能否认,他口才很好,很会表达,加上他做的概念也不错,于是我对他的项目真的挺有兴趣。但我又觉得这小伙太会说话了,大家知道,投资人如果只听创业者巴拉巴拉说故事就掏腰包,那这行早就绝户了。所以我就对C公子的背景,尤其是他讲的那些事情,做了些调查,结果这一查,意料之外的故事出来了。


C公子和我说的创业成功,便是指目前新加坡的Garena公司。这家公司的资料很容易查到,其在2010年推出的竞时通(Garena+),在当时已经是东南亚和港澳台地区最流行的网络游戏及时通讯和社交平台,拥有数百万的活跃用户,可以说是新加坡乃至整个东南亚的互联网巨擘之一。敢情这么厉害的一个公司是C公子创办的啊,这么一看,这小伙还真不简单。后来我通过朋友,联系上了Garena现任的CEO Forrest,他是华人,中文姓李,但跟他一聊起来之后,却发现了一个与C公子所述完全不同的版本。


一、关于“C公子的创业成功”


前面说了,Garena的信息是公开的,很容易查。这是一家2009年5月注册成立从事于网络游戏发行业务的公司。在新加坡朋友给到我的资料中,也显示Garena的股权结构和公司员工的组成中,没有C公子的任何信息。这跟C公子对外讲的不一样啊?这是怎么回事呢?


按C公子的说法,这事说来话长。2005年,他在新加坡读书时开发了一款游戏对战平台软件,叫做GGClient,这个产品概念也好,质量也好,简直各种无与伦比。到了2007年3月,基于这个软件,他就和Forrest一起创建了一家叫GG Game的公司。这个GG Game,就是今天风光无限的Garena的前身啊,作为创始人之一的C公子当初还有好大的股份呢。而这个事情,这也就是他所说的“第一次创业成功”。申请斯坦福大学MBA,后经他的面试官(Forrest的斯坦福校友)介绍与Forrest在新加坡相识。


而在调查中,我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C公子在新加坡读书是没错的,他写了一个软件也是没错的,他和一个叫Forrest一起创业成立GG Game也是没错的,就连公司成立的时间2007年3月13日,也是准确的。但是!这中间有些内容却被C公子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下面就是C公子从来没有说起的故事——


首先,关于公司的注册。当时C公子和Forrest准备创业的时候,第一个问题就是注册公司。新加坡可是一个商业规则很严谨的国度哦,要想注册一个新公司,不光需要注册资金,更重要的是还要很多手续流程,要花些时间。两人都不想等着,于是C公子提议说自己在做GG Client时曾经注册过一个公司,他注册的那个公司就是个壳,从来没用过,本来是用来做将来移民做准备的,现在可以直接拿过来用。Forrest一听,觉得也可以,加上创业心切,就同意了。于是公司就这样起步建立了起来,股份分配上,C公子35%,Forrest30%,一位天使投资人10%(顺便说一句,这位天使投资人是Forrest太太的同学),大家还留了25%给未来的团队成员做期权池。


但创业还没几天,也就是2007年8月,C公子就离开新加坡去斯坦福商学院读书了(这中间还有好多故事,我们下面再谈)。又过了三个月,到了2007年11月, C公子通过MSN找到Forrest,表示自己“需要用钱”,想卖掉他在GG Game的全部股份。这事其实几乎不可能,因为当时公司的前景并不好,还没有实现任何赢利,这接盘侠可不是那么好找的。但Forrest挺厚道,最后加上他自己出了一部分钱,总共凑出来70万美金,还就真的把C公子这35%的股权给买断了。等到2008年5月,股权交接完毕,这之后C公子算是与GG Game彻底没了关联。为此,C公子着实感激万分,千恩万谢,Forrest还给我看了当时两人的对话和邮件记录——小伙子说话那是真甜啊。


2008年8月,Forrest把公司名字改为Garena。2009年初他判断公司的商业模式有问题,这么下去没希望,于是一番痛定思痛之后,他就把公司清算了。


2009年5月,Forrest重新带领团队重新创业,沿用了Garena的名字,还是做互联网游戏,但不是做对战平台,而是专注网络游戏发行业务,立志打造出东南亚最大的游戏发行平台,这一来,路子算走对了,也就有了今天的成就。


在调查中,我特意问了Forrest一个问题,为啥他后来重新开公司一定还要用Garena这个名字。他解释说这个名字是他一次从德国飞回新加坡的飞机上想出来的,灵感来源于global arena,他觉得特别酷,所以就一直用了这个名字。


Garena的故事在新加坡互联网圈挺有名,我也和其他一些朋友做了了解,发现基本和Forrest说的一样。当然,他们唯一不清楚的就是Garena这个名字的由来。


所以,可以比较确认的说,C公子说的“创业成功”是水分很大的。因为压根就有两个Garena,今天我们人人都知道的那个新加坡互联网巨头是2009年之后才重新成立的,主要是做游戏发行业务。除了重名与Forrest这个人之外,跟C公子之前参与的那家Garena没有任何关联。


当然,如果一定C公子说自己创业成功,也不能完全说是谎话,因为毕竟他套现了70万美金,但这个“成功”也就到这里为止了。



二,关于“职业经理人Forrest”


前面说了不少故事,Forrest这个人名相信大家都已经不陌生了(我承认叙述得有点烦,但说故事不能没有主语啊)。但有意思的是,在C公子的口中,我却从未听过一次这个名字,后来想了想,其实C公子也在对外的各种秀场采访里提过这个人,只不过他没点名,而是用了一个专用名词“职业经理人”。


前面讲的比较多了,C公子这个就属于乱讲了,不管是哪个Garena(2009年之前之后),Forrest都是创始人。(我不知道如果他见到C公子这么描述做何感想)。就说是最初,也是两人合作创业,C公子负责产品开发,由于给出了最初的产品形态,占股35%,Forrest负责组建团队,融资和商务拓展,占股30%。


其实这都不用更多解释的,你见过哪一个职业经理人会跑到一个创业公司里折腾,又找人,又管人,带头不拿薪水,还占30%那么多股份?



三,关于“C公子去斯坦福读书”


去斯坦福商学院读书无疑是C公子履历中极为华丽的一笔,毕竟是全球排名第一的名校。C公子在聊天中层跟我坦白过:我当初去斯坦福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个履历对拉投资很有帮助。对此,我承认。斯坦福,终究不是克莱登。当然,由于这和投资本身关系不大,我也不是方舟子,对我不知道的事情不能乱讲,对于C公子的学历,我是没有考证过的。但是,C公子对外的描述中,每每提到这段经历,总是痛心疾首,他跟我讲的和对外面媒体说的差不多,说他在美国最大的遗憾就是因为距离过远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最终含恨出局。但十分遗憾的是,C公子在这里又编故事了——严格的说,在C公子来说,这本质上应该说是一个喜剧,而对他的创业伙伴来说才是真正的悲剧和闹剧!


首先要从去斯坦福留学这事说起,C公子对外公开表示是因为一些“内部的不愉快”,所以他就赴美求学了,好像一切都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但真的是这样吗?


从我调查的结果来看,C公子赴美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委屈。他撒了谎!因为这事从时间上是很容易证明的,2007年3月他们开始创业,8月C公子就搭上了去美国的航班,5个月,这才5个月啊。有申请过斯坦福offer的人都知道,斯坦福的申请周期是很长的,最长需要一年,手续也很复杂,还需要校友面试等等。如果是按C公子所说,他们出现了不愉快之后他才申请,那他申请的时间说到头也就4个月,大哥,你真当斯坦福是说去就去的啊?你当中国人都是傻子啊?


我当初听说这个时间的时候也觉得奇怪,而当我继续调查之后,发现事情更加复杂,原来他确实早就开始申请offer,但在最开始创业的时候,他是和Forrest承诺过安心创业,放弃赴美求学的。而后来,他单方面变卦了。


这事的当事人Forrest讲的比较具体,当时他和C公子坐在相邻的位置,经常会看到坐在隔壁的C公子在填写一些斯坦福大学陆续寄来的表格,于是开始对他曾经的承诺有点不放心了。终于有一天,Forrest忍不住直接问C公子是不是改变主意,还是要去美国读书。C公子承认说是的,说是他父母要求他这么做,实在没办法。他同时还强调到了美国依然会为公司工作。


这事就有点扯淡了,继续工作?16小时的时差,互联网业务,远程技术支持 ,但凡有点常识也知道这不可能啊。何况你当斯坦福真的是度假的地方啊,那是全美念书最累的几个大学好不好?您玩命念书还不一定拿得着学位呢,还要搞这么高难度的兼职?你当自己真是爱因斯坦啊。


这事Forrest肯定是十分气愤的,刚创业几个月,合作伙伴就跑路撂挑子了,你耍谁呢?在这个意义上,C公子算说对了,还真是有点“不愉快”,只不过这不愉快的不是他本人就是了。


不过Forrest最终还是没拦着C公子去美国,一方面是他这人比较厚道(还记得那70万美金的事吧),另一方面是比较个人的原因。他本人就是斯坦福商学院毕业的,而且做C公子校友面试的那位学长,也跟他认识。呵呵,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复杂啊,我要不查哪里知道这中间还有这么多故事呢。


不管怎样,在2007年8月,一起吃了顿晚饭之后,C公子挥了挥衣袖,潇洒的走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这时候,距离他们创业启动,只有5个月!


四,关于“C公子被架空后被迫出局”


这又是一个著名的悲情故事了:赴美之后,由于职业经理人的操作,作为创始人劳苦功高的C公子终于被排挤出局,失去了对他挚爱的公司的控制。这段在C公子的任何一个公开发言的版本中都有,但相比于之前的各种谎话与演绎,这个桥段是我觉得最无法接受的,说的直白点:太TM无耻!


C公子去了美国后,其实除了一个股东的身份,他与那家公司的运营已经没有任何关联,而更准确的说,不是无关,而是有很大伤害。这是一个投资常识的问题,一个创业团队,一般最开始做融资,会有天使投资,就是所谓A轮。而后续随着业务发展,还可能有B轮甚至C轮。而像GG Game他们这种情况,坦率说由于C公子的存在,几乎很难再做B轮了。很简单。你一个团队来融资,讲完故事,投资人对你的计划有了个判断之后就得查你的股权结构。但他们公司等于有一位没有投过一分钱,持股35%,却远在海外而且不参与任何业务的股东,这谁还敢轻易跟着投?不说万一哪天这位大股东有点什么动静,比如说把自己股权处理给外部人士等等,就说日常公司重大决策也没法做啊。所以说C公子去美国对于GG Game这公司的发展其实是伤害很大的,等于把小伙伴们的路都绝了。


而且对于团队稳定和成长也伤害不小,人之常情啊,你想,你在一个创业团队里,一天到晚累死累活,拿的股份可能只有1%,2%,然后有一个人在美国念着书,什么都不干,结果却占着35%的股份,到头来公司有成就了,他是大头,凭什么啊?!当然,我当初也曾经质疑过一个问题——C公子怎么能说是没有贡献呢?他写了最开始的软件啊,你们用人家东西,给人家一个大比例的股份也应该啊。结果一查,这事敢情还有另一段公案,咱后面再说。


接着说GGGame就在这么一种奇怪的状态中耗着(他们这个团队确实挺厉害的,没有B轮,没有收入,竟然坚持下来了,也难怪后来他们成事,确实不简单),又过了几个月,C公子露面了,他在MSN上主动找到了Forrest,一番客套之后,亮真章了——敢情他要用钱,他想把自己股份卖掉换钱!


前面说过,这事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当时公司运营状况并不好,也没有新融资进来,他又没有任贡献,也不参与业务,这股份其实跟空头支票没啥分别。退一万步讲,Forrest如果真的想处理股权问题,也不用从他手里赎,从财务角度说,办法实在太多了。最简单的,宣布公司破产清算,然后拉着原来那帮人再起一个新公司就完了。你C公子是半毛钱也拿不着啊。


但Forrest最后竟然还是满足了他的要求,坦率说,这一点让我对这个新加坡人十分刮目。因为从既往的经历说,C公子毁约赴美是不义在先;从法律和财务角度说,前面我讲了他可以有非常干净利索的法子解决掉C公子的股权问题,一分钱也不用出。但最后,这个斯坦福的高材生竟然真的用了几个月,硬凑了70万美金给C公子,在2008年5月买回了他那35%的股权。对此,我只能说,新加坡虽然也是华人为主,但真的是一个跟我们当今中国文化很不一样的国家,我们最传统的一些东西在那里保护和传承的更好。Forrest说了一句话,让我一直记到今天,他说“我这样做,是我不愿意让我的公司和团队在这条路上背负任何亏欠!”我只能说,这人真的好厉害!Garena能有今天,绝非偶然啊!


就这样,C公子心满意足的拿着一大笔钱从团队彻底退出了,为此他对Forrest千恩万谢。我看过两人当时的聊天记录和邮件,C公子的文笔和他的口才一样好,甚至好的都有些谄媚了。当然了,70万美金啊,不是小数目。


这事证人太多了,Garena的几个元老,新加坡互联网圈里的一些大佬甚至南华早报的记者都知道,但就是这样一个事情,后来在C公子嘴里变成了“被排挤出局”!C公子,你真以为今天新加坡和中国的联系还是郑和下西洋那会吗?你编个故事要戳破得来回十几年?这是互联网时代,你胆子真大啊!


五,关于“C公子的GGClient”


好了,咱们现在来说一个比较无聊但有比较关键的命题,C公子对于GG Game到底有多大贡献。这事前面点过一句,这里做个交代。


GG Game的软件叫做GGClient,是C公子开发的,这不假,这也是C公子可以在创业团队拿那么大股份的最主要原因。但这个软件到底怎样呢?


在C公子离开团队前往斯坦福后,GGgame的团队其实几乎崩溃了,因为软件是C公子写的,他撂挑子了,而互联网产品是要不断根据用户需求反馈更新版本的,这是常识。而团队的另一个主心骨Forrest是搞管理和商务的,并不是程序员,对技术是一窍不通,他们就这么盲人瞎马的坚持了几个月,总算从大陆挖来了一个高手做CTO(这位仁兄在台湾互联网技术和产品界是个大腕,本事很大,故事也很多,有机会可以以后聊聊),结果这哥们一来,把底层代码一看,劈头就是一句“这什么垃圾玩意?”,然后就把产品代码全部重新改写了,UI也彻底改了。


而随着对产品和用户行为理解的不断加深,GG Game的团队还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早期注册的用户非常的不活跃。结果他们经过仔细调查之后发现,妈的,原来C公子宣称他的软件积累的50万用户中,有40多万90%多感情都是从一个国内网站的用户数据库中直接导入的——这些在用户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注册”的,跟我们今天莫名收到一些垃圾邮件的情况其实没啥分别,这样的用户当然不可能来登陆游戏!而这一点,是C公子从来没有和其他人提起过的。毫无疑问,这是违反新加坡法律的,为了不留下潜在的用户数据造假的坏名声,Forrest和他的团队赶紧移除了所有这些数据库中的虚假用户。而这就是C公子的全部贡献!


OK,我想说的就是这些了。


在了解了以上这些情况后,尽管我很欣赏C公子的口才,但我只能放弃对他的项目进行投资的想法。因为,在他的身上,我找不到“诚实”和“信义”。当然,我不否认,如今就商业而言,我好像错过了一个重要的机会,但我并不后悔。因为,虽然我不是巴菲特,也不是李嘉诚,但能够侥幸今天能够财务自由,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相信自己这辈子坚持的一些东西还是有价值的。比如:做事,先做人!


最后,我顺便也告诉大家一个有些趣味又有些讽刺的段子,徐小平老哥和一众投资人其实当初也是Forrest介绍C公子认识的,呵呵。没错,就是那个被他耍了又耍,凑了70万美金帮他套现股份,却被C公子说成是排挤他出局的新加坡人——Garena的创始人,如今的掌舵者。


我一直想给我知道的故事包装个名字——“过河拆桥”似乎太out了——一想到C公子,忽然来了灵感——“巨没有品”!大家觉得如何?


【来源:天涯社区】 原文链接已无法找到

==========================

订阅微信

新10亿 ,添加微信号【newbillion_v

金融圈的圈子, 关注公司价值,关注投资动向。致力为金融从业者提供最有价值的信息。

91金融超市,添加微信号【JR4000009335

中国最大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让每个中国人都可以享受到安全、可靠、专业、便捷的惠普金融服务。

91旺财,添加微信号wangcailicai

91金融旗下互联网直接理财平台,为中国金融消费者中的借款,贷款双方提供安全、公平、透明、高效的互联网直接理财服务。


==========================

金融八卦女,添加微信号jinrongbaguanv

关注金融圈的那些人和事儿,每天为你献上金融圈新鲜消息、八卦、爆料、内幕。

八妹说:八卦从来不是目的, 而是接近真相的手段之一。

八妹个人微信:添加微信号jrbgnjrbgn

欢迎实名互粉。想爆料或各种合作,请发邮件至jinrongbaguanv@qq.com或者添加QQ号909591045,关注微博@金融八卦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