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群:接受的历史,未必是记录的历史

舒晋瑜 中华读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