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面的租房生活,真的存在吗?

傅青 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