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少时的电影院如今安在否?——一个老北京人的回忆

开寅 虹膜